首页 » 夢和健康 » 女性的色情夢

女性的色情夢

 

  女性的色情夢

  就算是再端莊的淑女也有放縱之夢,但一般說來,由于女性性道德意識較濃厚,所以她們的色情夢往往會比男性的色情夢更隱晦,而且多半會有較多的心理沖突。現在看一下幾個發生在不同場景下的女性性夢:

  場景一:被捆縛在他身旁

  捆縛對我來說依然是一種限制級的性愛,不過它還不能被稱為戀物癖。我總是對它十分好奇,但是我從來沒有對他要求過。然而有一天晚上,他說是否能用他的領帶來捆縛住我的手,我沒想就答應了,后來他索性將我整個地綁了起來。一種屈辱的感覺涌上我的心頭,但我卻十分喜歡那種被捆縛的感受,這時的屈辱一點也算不了什么了。我想,我終于等到了那個激動的感覺。

  在正經女人的眼里,被捆縛著做愛猶如是一種犯罪。其實也正是這是種情結,讓淑女的心中存著一份對捆縛又怕又愛的心緒,盡管她們嘴上永遠不會說。

  我們到海南去旅游,渡假村里什么都有,特別是那與海水一般顏色的游泳池更加令我們著迷。某一天晚上,他邀我去游泳,說那時的人少。果然很少,少到只有我和他。我們親吻著,竟然就進入了狀態,水面上是波光粼粼,而水下的我們也已經是“無法無天”。也是由于水的浮力,我享受著如夢如幻的感覺,我看到他的臉有著月光的余輝,非常美。

  場景二:泳池里的如水柔情

  游泳池是用來游泳的,但是為什么就不能在里面做愛呢?不過不能想,一想到這,淑女就開始臉紅,盡管她們心里欲拒還迎。

  場景三:試衣間的短暫之歡

  我是喜歡到雅致的購物中心選服飾,那邊的試衣間永遠都不會令人感到局促,特別是當我想要我的他來給我參謀時。有一次,他陪我逛了一天,我都能從他臉上看出他的累,于是在試衣的時候我特地叫他進來坐一下,沒想到他一看到我穿上性感的裙裝就立刻“著了火”,我們就在試衣間里面“瘋狂”了起來,還好外面沒有等著的人。

  讓性在玻璃鏡之前發生,淑女不光看到她自己,她還能目及他的所作所為,多重的角度、多重的感受將激起無數的漣漪。當然,他也是。

  場景四:電梯里的激情四溢

  去年夏天的一個星期天,天有點熱,我和他到一家新開的裝潢店去買東西,那家店由一個糧倉改建,所以很高很大,也由于是新的,所以商家和顧客都三三兩兩。兜了一圈,我們就從最高層下去了,我們坐的是一部備用的貨梯,想不到它只開地下室到10樓的一段,我們一進入就感覺它好象是為我們準備的小車,出來前就“色色”纏著我的他竟然就親起了我,然后電梯就在他的掌控下在上和下之間運行,盡管我們在里面卻與室外一樣的熾熱。

  電梯之所以被選為場景的對象,是因為它有著隱私和公開的雙重性質,而這雙重性也是讓淑女興奮無比的動力。

  場景五:公園里的成人游戲

  效外的森林公園是我和他經常約會的地點,第一因為那里清凈,第二因為我們工作之余想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。想不到,有一次野餐的時候,他見四下無人就和我玩起了成人的游戲,我真的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,反正那份獵奇的感覺讓我無法控制地激動,盡管事后有那么一點后怕。

  那是樹叢掩映下的春光乍瀉,幾乎要被人發現的那份刺激,以及以天為被的那份從容,怎么會不叫淑女花容“失色”。

  場景六:汽車里的瘋狂空間

  一天晚上約會后他開車送我回家,在車上我們沉默不語,為即將到來的激情夜晚醞釀著感情。沒想到,很遠的地方就發現燈光從我家的窗口透出,電話一聯絡,原來我媽來到我家視察。我和他一樣都十分失望,我們在車里吻別,沒想到一吻就沒有停,我們竟然移到車廂后面云雨起來,完全是一份意料之外的驚喜。

  汽車與生活是關聯的,但還沒有關聯到連性愛也兼顧的地步,設想如果在汽車里越雷池會是怎樣一個天地呢。

  上面幾個女性做的色情夢,可以說不像修女的夢那樣隱晦,而是比較直接。

  另外,也有極端“放肆”、不讓須眉的色情夢。譬如有一個孕婦,丈夫是某公司銷售代表,在懷孕期間,夫妻基于醫學的理由,過著“像神父和修女般”的生活,結果她就做了如下的一個夢:我參加丈夫公司的圣誕晚會,那是一個通宵性狂歡派對,而我是惟一的女性。我和場中所有的男士共享雜交的歡愉,但我丈夫除外!到天亮時,我全身虛脫……

  《紅樓夢》中也記錄了幾個女性的性夢,不過不像上面那么直接的:

  妙玉塵緣未斷,“帶發修行”在櫳翠庵,一個年輕的少女怎么受得了戒律的禁錮,目睹耳聞賈寶玉的種種行為舉止,又在其有意無意地挑動之下,心旌搖動,無法入定;又聞瓦上貓兒叫春,刺激她得了一夢:“便有許多王孫公子要求娶她,又有些媒婆扯扯拽拽扶她上車,自己不肯去。一會兒又有強盜劫她,執刀執棍的逼勒,只得哭喊求救。”這個性夢反映了妙玉渴望正常的愛情與對婚姻生活的強烈要求,同時又不可得的焦慮與恐懼。

  林黛玉是個多愁善感、身弱神虛的女性,她孤苦無依投奔賈府后,一心一意地愛著賈寶玉。但又慮及沒有父母作主,此身難托;又怕寶玉心猿意馬,情感另有所寄,夜夜睡不安穩,夢也就特別多,其中有一個性夢特別典型,書中記敘:

  “當此黃昏人靜,千愁萬緒,堆上心來。想起自己身子不牢,年紀又大了,看寶玉的光景,心里雖沒別人,但是老太太舅母又不見有半點意思,深恨父母在時,何不早定了這頭婚姻。又轉念一想道:‘倘若父母在時,別處訂了婚姻,怎能夠似寶玉這般人才心地,不如此時尚有可圖。’……”在這種萬馬奔騰的思緒之后,睡下便做了一個夢。夢見父親做了官,把她許給了繼母的一個什么親戚,正打發人來接她回去。她極不情愿,跪著求賈母把她留下,但賈母執意不允。正好寶玉在面前,祝賀她“大喜”,黛玉情急之中拉住寶玉,哭道:“好哥哥,你叫我跟了誰去?”寶玉讓她留下,她又不相信是真心,急得寶玉“就拿著一把小刀子往胸口上一劃,只見鮮血直流,寶玉硬要掏出心來給她看……”

  這種夢似乎是一種惡夢,但仍屬性夢的范疇。據一些專家研究,“春機發陳的性夢中,所感受到的情緒的狀態,除了快感之外,有的以憂慮為主,有的以熱情為主,有的以恐懼為主”。林黛玉的性夢以憂慮、恐懼為多,這與她孤苦的身世,多愁多病的體質,以及過于敏感的性情有關。

  丫頭小紅看上了賈蕓,賈蕓也有此意。當小紅遺帕,被賈蕓拾去,這個情節使小紅何等的激動,又產生了種種愜意的聯想,便釀出她的一個性夢。“忽朦朧睡去,遇見賈蕓要拉她,卻回身一跑,被門檻絆了一跤,噓醒過來,方知是夢。”夢中的“絆了一跤”,透視出小紅對這種愛戀關系的擔心,即賈蕓是主子身份,而自己畢竟只是個丫頭,一個丫頭的高攀畢竟會遇到重重障礙,就如同“門檻”一般。

  再舉一個現代女性的性夢例:

  “我的男朋友第一次到我的宿舍來,我請他吃東西,先吃的是甜食,然后好像吃的是饅頭,很好笑,沒有什么菜,只吃饅頭。后來他鉆到我的衣櫥里去玩,好像捉迷藏。我很高興,不過也有一點害怕,他個子太大,我怕他把衣櫥擠壞了。”

  這個女孩做了這樣一個奇怪的夢,雖然她不知道這個夢代表什么,但在她內心深處潛意識里,她有一種沖動,想告訴別人她剛剛經歷的那件快樂的事,這件事在夢里已經說得很清楚了。他鉆到她的衣櫥里,是她快樂的經驗。只是因為衣櫥里沒有進去過人,所以她產生了少女經常有的一種擔心:“他的個子太大,衣櫥會不會被擠壞?”這也是一個簡單的性夢。

  有關性夢,從整體上說,它有益于身心發展,但對于性夢,必須正確對待。性夢雖能創造一個自由奔放、無拘無束、心曠神怡的“仙境”,但畢竟是夢,不是客觀現實。夢者在夢中體驗一下,自我陶醉一下也就夠了,不要信為以真,不必追求實現,以免消耗精力或為此而苦惱。有個別人因性夢產生羞恥感、罪惡感和迷信色彩,也是不必要的,因為性夢是正常的生理心理現象,并不是現實生活中的所作所為,不必作繭自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