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 夢和健康 » 夢能預報疾病

夢能預報疾病

 

  夢能預報疾病

  夢與許多疾病有關,如夢游、夜驚,夢中的焦慮發作、夢魘,夢中的遺尿等都是睡眠障礙的表現。頻繁的夢魘、夢遺和夢交都是疾病的癥狀之一。隨著社會生活節奏的加快,心理壓力的增加,心身疾病也隨著增多。而夢是大腦活動的產物,它與現實世界又是密不可分的。有關夢的研究,有助于人類對自身的認識和開發自己的潛能。根據現代的研究發現,做夢對睡眠具有保護作用,是大腦的正常發育所必需的,無夢反而會導致基本生命體征紊亂和精神障礙。

  人體的健康有賴于身體臟腑的正常生理機能活動,這些生理機能不僅在白天,也包含在晚上的睡眠中,因此,人體臟腑的生理活動也構成了夢境發生的誘因。比如說,脾胃擔

  負消化的任務,如果有的人出現進食不足或過多,脾胃的消化生理活動功能必然會影響到夢境的變化。就所謂,“甚飽則夢行,甚饑則夢臥”。研究發現,對那些采用禁止飲水和晚餐的實驗者,在睡眠中給以香辣食物刺激的辦法,當他們清醒后在報告夢境時,都報告在夢境中出現口渴及飲水的情節來。

  在軀體方面,來自膀胱的刺激進入夢的情況也很常見。許多人都有因膀胱過度充盈導致在夢中到處找廁所的經歷。特別是兒童,他們在夢中常常感到自己急著解小便,但是又沒有合適的地方,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地方解完小便而實際上在夢中已經尿床了。

  之所以說夢能預報疾病,因為它能感覺心理變化經過系統的研究發現,常人的夢與精神異常者在夢方面存在著明確的差異性。有人對1000名初中以上文化的成人進行夢境的分析研究發現,最常見的夢境是住房的一部分或其他建筑,這類夢約占全部夢境的24%;夢中的陌生人占43%;熟人和朋友占37%;家庭成員、親戚等占19%;社會著名人士占1%。夢中的活動以相互交談為多見,其次為坐、注視、社交、游戲、思索、爭吵等。對精神異

  常者的夢境分析研究發現,精神分裂癥病人對夢境的回憶能力是比較差的,他們常常否認做夢,或者承認自己做夢,但是卻回憶不起夢的內容。夢境報告顯示出孤立的、單調的、靜止的事件,內容也比較貧乏。夢境的內容絕大多數涉及被傷害、矛盾兩難的境地或危險的情景之中。夢到死亡或即將死亡的主題占全部夢境的57%,夢到自己從高處掉下來占52%,被追趕占45%。對一些女性分裂癥病人的夢境進行研究發現,夢境往往為恐怖的環境,失去控制,自身為殘肢斷腿,夢中的人際關系充滿敵意,她們夢象的特點與她們在白天“清醒時”的人格特點所表現出來的行為比較一致,所以精神分裂癥病人的行為可以說是一種“白日夢”的特性。研究還發現,一些男性精神分裂癥病人,通過治療,隨著疾病癥狀的好轉,他們夢境中間的敵意氣氛明顯減少,出現陌生人的次數也相應減少。有關抑郁癥病人的夢象研究發現,通過系統治療的病人,隨著抑郁發作的減緩,病人的夢會多起來。

  如果從哲學觀點來看夢與健康的關系,可以用“一分為二”的思路去辯證地思考,則

  任何事情都是一分為二的。如夢的有利的一面,不僅是睡眠的保護人,還能平衡心理、增強記憶、促進發明、預示未來等等。但是,反復出現的惡夢、病夢不僅能導致第二天心理上的壓抑,另外多夢還干擾人們的睡眠,這是不利的一面。

  其實,夢絕大多數屬于正常的生理心理現象,對人們的健康是極為有利的,特別是一些特定的夢境,還是一些疾病的早期信號,或是疾病過程中向好壞兩方面發展的趨勢。這一點,我國老早就發現了,比如《列子》中提出,陰氣壯則夢見涉大水而恐懼,陽氣壯則夢見涉過大火,陰陽兩氣都壯則夢見生殺。《黃帝內經素問》中說:“肺氣虛,使人夢見白物,見人斬血藉藉;得其時,則夢見兵戰。腎氣虛則使人夢見舟船溺人;得其時,則夢仗水中若有畏恐。肝氣虛,則夢見菌香生草;得其時,則夢伏樹下不敢起。心氣虛,則夢救火陽物;得其時,則夢燔灼。脾氣虛,則夢飲食不足;得其時,則夢筑垣蓋屋。”當今有些釋夢大師研究發現,疾病往往容易引起惡夢,并且惡夢的內容與疾病的性質、部位、情緒均有聯系;而醫務工作者可以根據夢的內容,結合其他臨床資料,預測疾病,診斷疾

  病,以至于可防病于未然。

  我們在此先了解一下病夢的概念,所謂病夢,它包含三層意思:一是做為一個癥狀與疾病過程中出現的癥候性質一樣的夢境;二是由夢引起的各種癥候時,此夢也屬于病夢;三是指能夠預示疾病發生和或愈或重或死一類的夢境。不過第三種情況比較多。

  夢能預報疾病是因為在明顯病癥出現前,身體內部就有了病理性改變。只因病變還不明顯,所以我們注意不到身體的輕微不適。不過敏感的潛意識則注意到了這種不適,于是把它轉化為夢境。預示疾病的夢強調的是某種身體的異常感覺,在夢中它把這種感覺編織在一個情節里面。下面舉一個例子:

  《搜神記》中記載:“淮南書佐劉雅,夢見青刺蜴(即蜥蜴)從屋落其腹內,困苦腹痛病。”肯定做夢前劉雅腹部已有微微不適,白天他沒有注意,而到了晚上,就有了蜥蜴入腹的夢情節。

  還有一個例子,北朝齊國有個叫李遠的人,夢見一個人從他身體里出去,對他說,

  “君用心過苦,非精神所堪,今辭君去。”過了沒幾天他就得了病,一病病了好幾年。在這個例子中,夢把病因都告訴了他,是過于用心思慮。

  還有一個很奇異的例子,這是一個學生的親身經歷。

  “我在上初二時,一個冬天夜里,我夢見仿佛被人倒掛在一棵樹上,難受極了。當時有一種不祥的感覺。內心一個聲音告訴我:‘醒來,馬上坐起來,擺脫那種倒掛的感覺。’但是冬天屋里冷,我一懶就沒有起來,結果第二天早上高燒39.5。。第二天晚上,那種感覺又出現在夢里,這次我立刻坐起來,用力甩了甩頭驅走了它。結果第三天早上病就痊愈了。”

  這個例子看上去真有點怪,明明高燒得厲害,怎么沒經治療就好了?是誰給他治的病?其實一點也不奇怪,給他治療的是他自己,那就是“坐起來甩了甩頭”。他的自療行動也可以歸于控制夢來治病。至于為什么他會夢見倒掛,為什么坐起來甩頭能治好,這原因還不知道。但應該與生活中某個事件有關,那個事讓他有倒懸之苦。

  上面的例子都是以身體的不適引起做夢的,但有時預示疾病的夢看起來似乎不是因為微弱的身子不適。比如,有人做了預示疾病的夢后,過了一段時間,城市里流行一種傳染病,他也被傳染了。難道他能在傳染病還沒有流行前就感受到身體不適嗎?這一點又怎么解釋呢?

  對這一點可以這么看,為什么傳染病流行時,別人不被傳染而他被傳染了?這肯定因為是他相應的臟器或系統抵抗力較弱,所以才會被傳染,而這種抵抗力的薄弱在病前就在夢中顯現出來了。

  另外還有一種情況,就是由心理“制造”出來的疾病。

  我們知道人的潛意識和身體是密切聯系的。潛意識怎么指揮人身體,身體就怎么做。當潛意識認為應該生病時,人就會生病;潛意識讓人什么地方不舒服,那個地方就會不舒服。這方面的例子很多,例如瑜伽術師能自由地讓心跳加快減慢,甚至停止跳動。他們就是利用了潛意識對身體的控制力。有的原始民族中,有所謂“神靈判決”,當一個人被懷

  疑犯罪時,巫師作法禱告,然后拿來一杯清水,告訴嫌疑犯,這水里加了咒語,如果你犯了罪,喝了這水就會失明。于是真的罪犯喝了這水,就會真的失明,而無罪的嫌疑人喝了安然無恙。在這個例子中,水并沒有魔力。只是真假罪犯都相信了巫師的話。真的罪犯的潛意識堅信自己喝了這水會失明,他就會控制眼睛讓他看不見東西。在這種情況下,人不能自由控制身體,但身體仍舊被潛意識控制著。像這種疾病被稱為“心理制造疾病”。

  再舉個例子,當我們遇到一個難題時,自己對自己說“這件事真讓我頭痛”,潛意識聽到了這句話,就把它當做一個指令,于是他就去“讓我頭痛”,于是頭就真的痛了。或者,當我們受到侮辱時,說:“我咽不下這口氣,”于是潛意識就讓你的嗓子腫脹,咽不下東西,或讓你的胃氣脹。

  再如,張某由于工作很累,又加上他與同事關系處得不太好,所以很想休息幾天。但是無緣無故也不能請假不上班;不工作,自己也說服不了自己。他想:“我要是病了,就可以在家休息了。”于是,潛意識就會讓他生病。

  更為常見的例子是:老人抱怨孩子不關心他(她),于是便時時希望自己有點慢性病,好讓孩子們不得不去關注她(他)。潛意識便會幫老人制造出許多病來。

  由于這些病本來就是潛意識制造的,潛意識自然很清楚它們的由來。因此,在夢中,這類病就會有夢兆。

  夢不僅可以預示疾病,在疾病發作以后,夢還可以作為癥狀之一,幫助我們了解疾病。現在列舉幾種,請參考:

  肺結核病人,夢中有行走乏力、咳嗷內容。

  神經衰弱病人,都伴有失眠多夢癥狀。夢境大都是讓人不快的事。

  高血壓病人,夢中有登高、飛翔、生氣等內容。

  關節炎病人,會夢見涉過冷水,雙腿寒冷的夢。

  精神分裂癥病人,會做帶有恐怖、敵意感的內容的夢,或夢見荒涼的景象,夢見自己變成無生命物質。

  扁桃腺炎病人,會夢見脖子被卡住、被勒住或有異物入喉等。

  支氣管炎、肺氣腫病人,會夢見身處密室地洞或水下等缺少空氣的地方。

  夢除了預示疾病和病時做為癥狀外,還可以預示病癥的預后。清代周亮工曾舉一例:宋王有病,夢河中無水。占夢者說:“河無水,是一個‘可’字,表示病要瘡愈。”這個例子后來證實是可靠的。

  總之,無論夢還是疾病都是“原始人”的來信。“原始人”在晚上用形象寫的信就是“夢”;而在我們身體上刻的信就是疾病。這樣也就不難理解夢“預言”疾病的發生了,這有助于“疾病”的治療。